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核泄漏危机正失控核灾难会不会击垮日本

2018-10-26 14:02:03

核泄漏危机正失控 核灾难会不会击垮日本

3月29日,面色凝重的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发表讲话,称目前的危机是日本史上危机。

核危机一旦引爆经济、社会的崩溃,日本可能从此一蹶不振

“目前的危机不仅是日本在二战后面对的危机,也可以说是日本(历史上)的危机。”3月29日,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说出了这样的话。险情持续半个多月的福岛核电站,连日来不断传出坏消息,看似得到控制的核泄漏其实还在伸长它的魔爪。一个更加严峻的事实是,美国、冰岛、芬兰、法国、韩国、土耳其、俄罗斯、菲律宾、中国等国家都监测到了来自日本的放射性碘-131。

日本首相菅直人几天前就曾表示,已做好“东日本全毁”的坏打算。而今,他又将危机提升了一个等级,顿时加重了外界对于核危机下的日本未来命运的担忧。面对前所未有的三重灾难,日本这只“不死鸟”能挺过来吗?

核泄漏危机正失控

3月30日,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对29日从福岛核电站排水口附近采集的海水样本进行检测后发现,其中的放射性碘浓度已达法定限值的3355倍。这是到目前为止海水检测出浓度的放射性物质,说明核泄漏不但没能得到控制,反而更加严重。前一天,东京电力公司宣布,福岛核电站厂区内的土壤检测出微量的放射性物质钚。由于钚的毒性大,且半衰期较长,这一消息令人们开始担忧土壤污染的问题。

在核信息的披露上,国际社会一直指责日本方面不够透明,似乎在刻意隐瞒一些东西,导致抢险工作推进不力。一些友更是大胆猜测,福岛核灾难的真实原因是日本进行了秘密核试验,而土壤中检测出的微量“钚”更是成了友们的有力论据。

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石永康对《世界报》说,以他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,核试验的猜测是“不可能”的。原因是,土壤中检测到的钚是极其微量的,另外,“对泄漏出来的钚的同位素——钚238、钚239、钚240的数值进行分析后,可以发现,如果是核试验泄漏的话,3种同位素的比例不应该是现在这样”。

对于真实情况,石永康认为,日本方面应该不会有“大的隐瞒”,因为“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了。反应堆熔化了;冷却十几天都得不到恢复;放射性浓度很高的水大量泄漏到外部……情况已经够糟了。”

据日本媒体报道,除了在土壤中检测到放射性钚外,截至目前,福岛核电站的1至3号机组的地下室都出现了放射性物质含量严重超标的积水问题。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透露说,核电站2号机组地下含有大量放射性物质的水可能已经渗透至地下或大海中。

石永康表示,他现在担心的,就是高强度放射性积水不仅可能导致污染扩散,而且阻碍抢修工作进展。“积水不消除的话,人根本无法接近,意味着即使接通电源,设备也难以恢复,事态就无法控制住。”

对于菅直人所做的“东日本全毁”的坏打算,石永康认为“整个东日本成为无人区还是夸张了点,但是厂区周围30公里甚至更远的一些地方,在一段时间内很难有人居住,是有可能的。”他进一步强调,福岛核事故不会等同于切尔诺贝利,因为两者之间有本质的差别—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反应堆是在满功率运行中发生了大爆炸,而福岛核电站的反应堆在地震发生后就已经停止。“就像是一辆车子,在全速前进时撞车,和已经刹车一段时间后再撞车,后果是不一样的。”

日本经济会不会崩溃

迟迟得不到控制的核泄漏,不仅关系着福岛周围乃至东日本地区的环境和民生,更是牵动着整个日本的经济命运。

3月29日,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世界贸易组织非正式贸易谈判委员会上,日本代表几乎是一到会就四处呼吁各国代表团“不要反应过度”,称日本已禁止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超标的农畜产品上市。此前,各国纷纷对日本农产品以及乳制品实施禁止进口或加强检查等措施。

核辐射对日本食品行业的冲击已经显现,而日本整个产业链在这场空前的灾难面前,也面临着断链的危险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刘军红告诉《世界报》,全球产业竞争非常残酷,地震之后,日本在国际市场原有的一些产业份额,例如汽车、电子制品等,可能会迅速被其他国家替代。

刘军红指出,在这样的情况下,日本只有一条路,就是“创造新的产业竞争点”。例如,政府出面组织几家主要的化工企业,集体向更高端的化工产品发展。日本的技术有这个基础,利用已有技术进行创新,在别的国家还很少介入的新材料、新技术领域占领新的战略制高点。“相反,如果日本再回来抢夺已经被取代的产业位置,则一定会失败。”

另一个可能爆发的危机,是日本的债务黑洞。据外界估计,日本此次灾难对经济的影响将远远超过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。当年,日本政府负债占GDP(国内生产总值)的比重仅为60%,而如今日本政府债务已超过GDP的200%。就经济损失而言,阪神地震的损失约为GDP的2%,而世界银行初步预测,目前的这场灾难,重建费用将超过1800亿美元,占日本2010年GDP的3.28%。对于已很脆弱的日本财务而言,债务压力之大可以想象。

美国《外交政策》杂志分析认为,虽然日本政府正在考虑征收紧急税,但这不足以支付如此庞大的重建费用,而随着日本老龄化问题愈加突出,日本债务危机的失败风险也随之加大。在这一点上,这场自然灾害将终导致日本陷入一场金融危机,或者重演10年前的经济泡沫危机。

美国不会让日本倒下

3月30日,美国总统奥巴马与日本首相菅直人第三次通,表示美国愿意协助日本,应对福岛核危机。据了解,美国金融机构已派代表到日本,表示在融资上将对日本提供援助。刘军红指出:“美国在战略上不会轻易放弃日本这个盟友。而且,日本已经开始把一些可以抢救的产业向东南亚等地转移。因此,日本从此衰落、一蹶不振的可能性并不大。”

也有分析认为,从长期来看,此次危机对日本经济来说,利大于弊。日本经济20多年来发展缓慢甚至停滞,主要原因是过度储蓄和内需不足。这20年间,一次经济强劲增长是在1995年神户地震之后。当时,大量住宅和工业资产重建的需要,大力推动政府和公司的财政支出,并且极大推动GDP的上涨并一直延续到1997年初。如果此次核危机没有引发更大的灾难,那么震后重建同样会大力推动2011年底和2012年经济的发展。

还有学者认为,与经济上的冲击相比,核泄漏给日本政治带来的影响恐怕会更加深远。外交学院中日关系学者周永生教授对《世界报》指出,现在的核泄漏已经影响到了全世界,日本政府的应对不力、自卫队的退缩、东电公司的不负都严重影响了这个国家的信誉和形象,这对今后日本的国家命运都有深远的影响。而一旦核泄漏出现更坏的结果,“不但日本想争当政治大国,在东亚独树一帜的梦想无法实现,恐怕日本将不可能再作为一个大国发挥有力的影响了”。

中国经济也面临冲击

专家指出,日本资金回巢,恐将引发全球金融和商品市场动荡。而受到重创的日本经济体系将透过全球产业链和资金链,波及国际金市、股市、汇市以及粮油矿产价格体系,平添世界经济风险。

其中直接的影响,就是核电产业及其全球战略。据了解,多个国家已经叫停新的核电项目,不少地区还爆发了反核电游行。《世界报》一位从事核电工作的朋友感慨:“大好的核电春天,被彻底拉进了冬天。”

刘军红则认为,日本企业已位居全球产业链中枢位置,日本产业断链,将危及中国、美国和东亚地区整体的产业和贸易。从中美日三边贸易关系看,美国是基础科学研究的龙头,日本是技术转换基地,中国则是产品生产和出口中转站;而从东亚地区贸易结构看,日本是核心部件源头,韩国、中国台湾、新加坡等生产中间产品,中国再加工出口向世界。显然,日本产业断链后,美、中、东亚整体产业将面临风险。从中日直接贸易关系看,日本对华出口产品的90%为核心部件、中间产品、生产设备和原材料等生产资料,日本企业停产,中国产业也将面临“断粮”风险。

刘军红指出,从美国金融危机、欧洲主权债务危机,到北非石油危机和现在的日本产业危机,一系列危机叠加很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,出现全球产业格局大洗牌甚至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产生,中国如何在这一轮世界产业分工体系调整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需要好好考虑。

关键词:

核泄漏

建海绿荫半岛
金地名悦
饮料冷柜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